高晓芹: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路径探索
浏览数:218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路径探索

高晓芹

江苏省淮安市国土资源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IMG_5337 2寸_副本_副本.jpg摘  要: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对农村土地进行整治和管理关系到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和进步,是促进乡村转型发展的有效路径。当前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进程中尚存在规划不够科学,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土地流转水平不高,农民主体作用不强等问题。需要进一步优化土地规划布局,激发乡村内生发展动力;推进“全域整治”模式,加快乡村转型发展进程;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建设和谐文明美丽乡村。

关键词:乡村振兴;土地整治;路径探索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三农”工作上的重要体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客观要求。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离不开土地这一重要的生产要素。积极开展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是促进乡村转型发展,推动城乡融合,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途径。

1.当前农村土地综合整治中存在的问题

当前新农村建设中,由于各种原因,大量建设用地闲置、低效利用,大量土地资产沉睡,导致现代农业需要的适度规模经营土地条件难以形成,产业体系不够科学,城乡融合不够。

1.1 规划布局不够科学。部分地区土地整治项目的规划设计严重脱离实际,千篇一律;有的规划设计没有充分征求当地群众意见,没有充分结合当地生产生活习惯,设计不尽合理;有的规划没有做到统筹协调,存在“规划跟不上发展、赶不上建设”现象;有的规划对生态保护、可持续发展等关注度不够。

1.2 基础设施不够完善。一些地方的农田基础设施老化严重,沟渠毁损淤塞,不适应现代农机作业。新建的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因投入有限且碎片化、设计细节上的不合理、建设质量等问题导致成效不明显;道路交通等设施建设标准低,限制了农村经济的发展等等。

1.3 土地流转水平不高。许多地方土地流转多以自发、口头流转为主,流转中农民顾虑,不稳定和不规范的现象较为普遍;流转信息不够通畅,纠纷调处体系不够完善,造成“土地流转难、难流转、流转有风险”的现象。

1.4 农民主体作用不强。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土地整治囿于资金来源多为单一的财政资金,农民本应具有的主体地位和作用在多数地方未能很好体现,土地整治项目的决策、实施、使用等,多数农民知之甚少、参与不够。土地整治项目实施没有真正做到农民愿意、农民参与、农民受益、农民满意。

2.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路径探索

2.1 优化土地规划布局,激发乡村内生发展动力

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充分结合乡村旅游、产业布局、城乡融合等工作,对各类土地资源进行重新布局,科学利用;根据各类土地项目的特点,分别制定标准,充分调动各类主体参与土地整治工作的积极性,最大限度的盘活资源。

2.1.1优化乡村产业布局,实现农业战略突围。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要在确保粮食安全,严守耕地红线的前提下提升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同时要瞄准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推进农业与二三产业交叉融合。对此,土地整治要主动服务新时代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在优化乡村土地利用规划布局、夯实乡村产业发展用地基础方面发挥平台和抓手作用。要通过保障乡村产业发展用地,巩固农业基础地位,提升农业产业链、价值链,激发乡村内生发展动力。各地要转换乡村发展观念,制定强农战略,实施农业战略突围。

2.1.2 优化耕地规划布局,提升土地经营效率。土地整治要切实落实“藏粮于地”要求,因地制宜采取整理、复垦、开发等方式调整优化耕地布局,统筹补充耕地数量、保护并提升耕地质量,确保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落到实处。与此同时,契合“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以及“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的要求,土地整治要瞄准解决导致农业生产效率损失和适度规模经营不便的耕地细碎化问题,扎实开展土地权属调整,在此基础上配套建设农业基础设施,提高农业生产的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和科技贡献率。

2.1.3 优化建设用地布局,盘活闲置低效土地。紧抓农业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机遇,以土地整治为平台,着力优化建设用地格局、推进存量用地挖潜,加大空心村治理力度,提升低效用地利用效率。特别是要充分借鉴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成功经验,结合所在地区的资源禀赋特点,盘活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和闲置宅基地,为创建现代农业园区、扶持传统特色产业以及培育新产业新业态等提供用地保障和承载空间。

2.2推行“全域整治”模式,加快乡村转型发展进程

农村土地整治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要坚持全域思维,全面统筹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等。

2.2.1 有效配置土地资源,促进乡村产业发展。土地全域整治是优化配置土地资源,协调各业各类用地规模、结构、布局和时序的重要手段,是实行土地用途管制、保障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依据。优先安排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用地,优先做好农业产业园、科技园、创业园用地保障,并充分考虑农村地区地域广阔、布局分散的特点,给予地方一定弹性空间,允许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预留不超过5%的规划建设用地指标,用于零星分散的单独选址农业设施、乡村设施等建设。

2.2.2牢固树立全域思维,推动土地集约利用。结合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推动农村土地整治专项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相衔接,做好“土地整治+生态建设”“ 土地整治+产业发展”等文章,解决耕地保护碎片化、建设用地无序化、土地产出低效化等问题,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打造富有区域特色的经济新增长点,提高土地利用效率,促进土地资源可持续利用,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

生态文明建设走在全国前列的浙江省按照“生态优先、保护优先、节约优先”的原则,大力推进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对乡村生态农业建设空间进行全域优化布局、对“田水路林村”进行全要素综合整治、对高标准农田进行连片提质建设、对存量建设用地进行集中盘活挂钩、对新农村和产业融合发展用地进行集约精准保障、对乡村人居环境进行统一治理修复。同时,积极探索开展永久基本农田动态调优,实现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全省调剂。

2.3 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建设和谐文明美丽乡村

美丽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土地综合整治需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稳妥推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

2.3.1 以绿色发展为目标,加大农村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围绕“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将绿色、生态理念贯穿于土地规划、设计、施工、验收、管护的全部流程和环节。农用地整理要因地制宜加强农田生态防护和建设,耕地资源丰富地区大规模建设高标准农田,优化农田生态系统,发挥农田的基础生态作用;土地生态环境脆弱地区大力加强国土综合整治,提高生态系统自我修复能力,增强生态系统稳定性。农村建设用地整理要坚持依托当地的自然条件,整治利用村庄存量用地,减少对自然的干扰和破坏;尽量使用当地材料和工艺,充分利用闲置土地、现有建筑及设施等,合理保护与修复自然景观。

2.3.2 以绿色发展为导向,优化农业产业生态布局。在土地综合整治过程中,加强农业环境突出问题治理,积极发展新模式,进一步凸显农业生态功能,促进资源利用高效、生态系统稳定、产地环境良好。优化农业绿色发展环境,调优农业产业生态空间布局,提高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匹配度。综合治理农业面源污染,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积极推进国家农业可持续发展试验示范区创建,使其成为农业绿色发展的试点先行区,使绿色发展成为乡村振兴的鲜明特色。

2.3.3 以绿色发展为引领,实现自然与人文和谐统一。土地整治过程中既要注重保护自然环境和修复受损生态,又要注意保留当地传统农耕文化和民俗文化特色,积极营造不同于城镇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氛围,促进形成自然与人文和谐统一的可持续发展乡村。努力建设与城镇同样便利但风貌各异的现代农村;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保持建筑、村落以及周边环境的整体空间形态和内在关系,努力保护传统村落在各个时期的历史记忆。着力引进现代文明要素,不断赋予时代内涵,丰富表现形式,打造平原地区、丘陵山区、沿海垦区等各具特色的农村文化标识。

结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农村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历史任务。必须坚持新的发展理念,积极推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努力实现耕地数量增加、质量提升和农村生态环境、基础设施改善,还大地美丽容颜,为百姓带来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