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杰: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实证研究——以重庆为例
浏览数:547 

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实证研究——以重庆为例

马杰

重庆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

马杰_副本_副本.jpg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的概念,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做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策,从10个方面绘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蓝图。2015 年 5 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发布,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及“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体的概念,并提出要“加快推进国土综合整治”。同年9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印发,阐明我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提出要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10 月召开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增强生态文明建设”首度写入国家五年规划。土地整治作为对土地生态系统发展进行干预的一种外在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对土地生态系统的影响是不可逆的。因此,必须考虑在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综合社会、经济、生态效益的提升,根据不同地域、不同特色,开展生态化土地整治,以实现“质量-数量-生态”三位一体的综合整治模式。

1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内涵

随着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土地整治的方向开始转变为与保护生态环境相协调的生态化土地整治,整治过程中必须遵循自然生态规律,从不同尺度维护和修复自然生态过程和生物链,保护生物多样性,提高生态系统弹性和生态服务功能。关于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技术层面可以大致分为农田田块生态设计、农田水利生态设计、道路工程生态设计、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生态修复工程、水体生态景观工程、生态植被景观工程等。目前,人们已经将生态化土地整治作为保持农村生物多样性,维持生态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

2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面临的问题

2.1思想意识不到位

尽管重庆土地整治经由最初的“土地整理”→“整镇推进”→“整村推进”→“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演化到“全域整治”,在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在耕地数量和耕地质量并重的前提下也提出了生态整治的理念,但项目规划设计和实施过程中普遍忽视了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工程措施以农村居民意愿、道路通行度等为主要目标而过度追求大面积的道路硬化、石体工程等硬化施工,忽视了整治的次生污染、生物物种保护、自然生态规律等因素,虽然农村生产生活得到短期的便捷,但生态环境却受到一定破坏和抑制。

2.2技术体系有待完善

目前,全国均没有一个完善的生态化土地整治技术规范或要求,没有生态化的理念与技术指导,土地生态整治实践在探索中前进,土地生态整治和景观设计等方面的研究尚不完备,由于这种不完备导致土地整治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种种不协调的现象。以近年来国家随出台了一系列土地整治技术标准,但这些标准对于生态整治的内容涉猎较少或不具备可操作性。结果使得现行的土地整治规划设计思路仍采用原有的规划设计思路,导致规划设计没有特色,遍在性强,独特性差。

2.3设计理念落后

目前的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大多仍停留在土地平整、农田水利和道路建设的配套上,工程布局少有体现生态工程,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的配套以及土地平整工程的开展仍就停留于低水平的重复阶段。在土地整治开展资源环境效应诊断、项目类型判别与选址、产业发展培育、景观生态再造等方面技术的研究和创新,未充分考虑当地生态环境维持和保护、产业发展、居民生产和生活对工程的具体需求。景观生态建设受生态化设计技术的约束,山水林田湖共同体的耦合程度较差且档次较低。

3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实证研究

本文以中德合作·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土地整治与农村发展示范项目为例,对生态化土地整治设计进行实证研究。该项目是涉及到生态环境、农村建设、产业发展等农村重大现实问题的一项系统工程,是推进新农村一体化发展的一项重要社会实践。

3.1建设思路及成效

针对项目建设工作需要,项目实施前完成“一纲要三规划” 的顶层设计(“一纲要”:项目实施纲要,“三规划”:产业发展规划、村级规划、土地整理规划),明确项目主题定位、基本原则、主要任务和保障措施。围绕“综合整理土地——村庄革新与社区重建——生态效益农业与生态环境——乡村旅游——美丽乡村”建设思路,依托乡村风貌、生态环境、景观资源和农耕文化,探索特色效益农业与乡村旅游相融合的乡村发展模式。

整治后成效显著,已引进农业龙头企业流转土地,发展规模化种植业、生态效益农业。引进企业已培育蓝莓种苗16.8万株,栽种蓝莓260亩、共6.8万株,修建不锈钢标准大棚28亩。下一步将发展高科技组培快繁技术推广、建设科技大棚基地、蓝莓生产园、特色蔬菜基地,项目区农业规模化种植开始起步,产业结构逐步由“粮食+生猪”模式向“规模化、产业化”的特色生态效益农业和乡村旅游相融合的模式转变。由此带来梓潼村村民收入结构开始由外出务工为主逐步向多元化收入结构转变,实现“政府投资、公众参与、农民增收、社会受益”的局面。

3.2土地平整工程规划设计

项目区为丘陵地形地貌,因此根据田、土及不同坡度,分别采取不同的整治方式。对平坝区田块,高差小,地形坡度小,采取条田化归并整理,根据道路和沟、渠的布局布设田块;对于湾田、塝田,保持梯田,不作上、下田块归并,只进行权属调整以实现较大耕作地块;对于成台旱地,只对同台旱地进行归并,局部坎高小于0.5m的小块旱地,归并到下台旱地;对坡耕地,以改水平梯田为主,减少水土流失;对于土层厚度小于1250px的旱地,采取客土或爆破改土的方式增加土壤厚度,将就近山坪塘清淤的土作为客土来源。另外,结合生态型土壤改良,采用硫磺粉、松针土改良蓝莓基地,菌孢层和鸡粪层改良葡萄西瓜混种基地,以降低农药和化肥使用量。

3.3农田水利工程规划设计

充分利用原有山坪塘作为灌溉水源,对塘的维护既是增加蓄水和调节能力,又能成为今后的养殖点和水体景观点,考虑到今后产业发展,灌溉用水次数多、用量少,为节约水资源,不减少渠道输水损失,应让渠道水深一些,输水均匀一些,同时增设蓄水池,既作为水量调节便于用管道接水浇灌,又可蓄积部分降雨水量。输配水系统充分利用原有渠系,到地块后通过蓄水池再与田间管网连接。排水系统主要布设在大冲、大湾及部分汇水较大的旱地部分,在冲、湾中设的排水沟都考虑盖板后成为生产路,减少占地,且都在田间地头,方便村民。设计时选用卵石材料修建排灌水沟。沟壁两侧分别预留草皮种植带,用于保持水土。

3.4田间道路工程规划设计

道路规划兼顾生产和生活,主干道走线应与新建集中居民点相连,但同时要走在村域中心,以照顾更多的生产区域,对个别的居民点,可通过次干道连接;考虑未来产业发展,主干道宽度设计满足双车道;次干道设计满足区域内人行距离小于250m,满足今后小型农业机械的进出,以及满足绝大多数地块可以实现机械化,同时与主干道共同形成田间道路主网络;生产大路的布设既满足对主、次干道的补充,又要为今后旅游观光留有余地,布设上多沿溪河两岸和山林边,宽度上不能让机动车通行;生产路将根据土地平整后的田块分布作调整,以保证可进入每个耕作地块为原则。新建主、次干道依地形而建,避免从田块中间穿。另外,道路修建采用沥青路面和泥结石路面代替混凝土路面,路肩采用土质,修筑后植草。

3.5生态防护工程规划设计

项目区景观林带主要是行道树和护岸林,有利于增加绿化面积、减少扬尘、对河岸和道路边坡的保护、还可以连接居民点景观和其他林地景观,将项目区原多片孤立的生态区和景观区连接成为一个整体。同时,注重生物多样性保护,修建农田生物缓冲带、生物通道建设、生物净化池净化灌溉水等设施。由于项目区部分水田将改种蔬菜,也就失去了以前水田对洪水的滞流作用,遇暴雨后地表径流量将增加,部分区域在暴雨季节造成水田流失或局部排水不畅,故设计滞洪区,可以暂时蓄积部分积水;另外生活污水通过沼气发酵及分离,将部分沼液通过滞洪区进行净化,实现项目区内生态环境的良性循环。

3.6农村居民工程规划设计

开展以农民集中居住、服务功能配套、生态环境友好为特征的村庄建设和社区重建规划。遵循坚持“建设用地总量不增加,耕地面积不减少、基本农田不占用及土地整治后耕地质量有提高”的原则。按照“以村庄改造为主,适当建新为辅”的建新思路,形成了农民新村“一心多点”( “一心”:建立村民活动中心、“多点”:建设新房子居民点)的规划布局,打造渝东民居风貌。

4生态化土地整治规划设计的建议

4.1加快生态化土地整治技术体系建设

加快生态化土地整治技术体系建设已成为当前土地整治发展的一个客观要求。要基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要求,在生态文明建设的框架下,充分理解新常态下生态文明建设要求,进行高标准规划设计,真正意义上达到“提高基础设施配套程度,改善农业机械化、规模化生产条件,增强抵御自然灾害能力,改善生态景观,提高粮食生产保障能力”的建设目标。建立土地整治生态效益评价体系,构建“生态+土地整治”的可持续发展模式。进一步丰富生态型土地整治的理论框架、研究对象、生态建设标准、生态文明责任等研究,在“粮食安全、经济安全和生态安全”间找到平衡点,实现土地整治由数量向质量和生态方向转变,全面提升土地整治技术,提升基于生态文明下的山水林田湖共同体间的耦合程度。

4.2实施差别化土地整治

要实现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技术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变,必须集成和研发差别化土地整治技术,实现土地整治规划布局由均一化向有重点、针对性方向转变,规划效应由同质化向差异化方向转变,当前土地整治应围绕构建生态环境安全格局,重点攻克以粮油主产区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特色农区高附加值产业化、建设用地挖潜区价值转换与流动和保育区与屏障区景观修复与再造为主要内容的农村土地差别化整治技术。基于地区差异性,特别是在特定资源本底约束下,产业选择有较大差异,建设用地流动与价值显化路径炯同,生态地位也各不相同,应积极推动不同区域、条件下的差别化土地整治。另外,要加强土地整治区域公众参与,充分利用当地公众对实施区域水土条件、景观特征和乡土人文熟知的优势,实现基于生态文明新要求的差别化土地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