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艳彬:风景园林元素的 “小集中、大分散”配置,为土地综合整治添墨加彩—以《石柱县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为例
浏览数:365 

风景园林元素的 “小集中、大分散”配置,为土地综合整治添墨加彩以《石柱县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为例

延艳彬

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

延艳彬_副本_副本.jpg土地整治是对低效利用、不合理利用和未利用的土地进行“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是推动农业产业发展,改善农村生活条件和生态环境,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的系统工程[1]。根据《全国土地整治规划》(2016~2020年),到 2020 年,通过土地整治和高标准农田建设,新增耕地面积2000万亩,新建4~6亿亩高标准农田[2],预计2016到2020 年期间全国累计约30%的耕地面积、4%的国土面积将会被整治[3],因此土地整治成效的好坏不仅仅关系到18亿亩耕地资源和13亿人口粮食安全的问题, 更会对保障农村稳定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产生重要影响。

1      新时代土地整治需求

从发展历程来看,我国土地整治已大致经历了耕地数量、质量潜力挖掘1.0阶段和城乡土地价值最大化2.0阶段,现阶段所处的2.0阶段,不仅体现生产和生活价值,还要探索性地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追求土地的生态、休闲、文化价值[4]。特别是党的十九大提出要严格保护耕地同时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明确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二十字目标方针[5],这为土地整治项目新时代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和要求。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支撑,要求土地整治要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下主动瞄准建立并完善现代农业产业化体系,推进农业产业融合发展,纵深产业链、价值链,激发乡村内生发展动力;生态宜居是促进人地和谐的根基,要求土地整治要注重自然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并努力营造生态宜居生活环境,重视传统农耕文化和民俗文化保护与传承;同时,“乡风文明、治理有效”要求土地整治要坚持“人本思想”,真正树立农民在土地整治中的主体地位,并不断通过创新实施方式,引导完善和提升乡村治理体系、治理能力,重塑乡风文明建设的关系,促进农民思想观念变化和农村基层乡风文明建设[6-8]

综上,土地整治在新时代的要求下已上升为土地综合整治的“2.0+”阶段:土地整治要主动拓展自身内涵,在立足产业兴旺基础上,紧密围绕乡村振兴战略要求创新整治手段,加速乡村人居环境、风貌的提升和乡村特色生态景观建设,为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新格局提供新动力,为创造生态宜居、美丽乡村贡献新力量,实现土地综合整治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背景下的更大担当。

2      土地整治的风景园林建设意义

2.1     风景园林内涵

风景园林景观是由不同生态系统组成的地表综合体,强调美学价值和生态价值及其带给人类的长期效益[9]。风景园林的规划设计即运用景观生态学、生态经济学等学科的知识与方法,从景观生态功能完整性、自然资源的内在特征,以及实际的社会经济条件出发,通过对地形、植被、水体、建筑等主要景观要素的优化组合,调整或构建合理的景观格局,使景观整体功能最优,达到人类活动与自然过程的协同进化[10-12]

1_副本.png

图1 风景园林核心要素

2.2     土地整治的风景园林建设内容及目标

发达国家,特别是具有较高人口密度的欧盟国家,当城镇化率达到50%以上时都逐步认识到农村生态景观建设的重要性,不断强化其在土地整治中的地位[13]。乡村的风景园林景观塑造绝非城市景观建设模式的照搬照用[14-15]。风景园林景观的建设应充分立足于土地整治的本质,结合乡村振兴战略要求,以自然生态景观塑造为主,并适度进行服务于产业发展和生态宜居环境的乡村特色风景园林元素配套,实现如下目标[16-20]

(1)挖掘和提升农田的生态景观价值,丰富土地利用的功能内涵,框定农业的生态化发展前提;

(2)重塑乡村景观美学和文化价值,提升地域景观特征,给人类带来最大美的享受,促进第三产业发展和农业产业链的纵深;

(3)通过对园林景观的栖息地内涵诠释,打造生态宜居环境,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生活意识重塑,巩固乡村阶层的精神文明建设。

3      风景园林元素在土地整治项目中的实例应用

3.1     实例项目概况

项目区所处中益乡位于重庆市石柱县,是重庆市十八个深度贫困乡之一,区域辖12个村民小组,有农户346户1268人(贫困户78户291人)。中益乡结合扶贫攻坚和耕地保护的双重需求,申请实施土地综合整治项目。项目红线面积560公顷,范围涵盖中益乡龙河、光明、华溪村和沙子镇兴隆村共4个村,拟建成建设高标准农田350公顷,工程施工费约2000万元,其中应用于园林景观方面配套金额450万元。

3.2     风景园林元素配置方式理论支撑

3.2.1     风景园林元素配置方式

风景园林元素配置存在两难困境:一方面由于经济、社会、科学技术发展限制,我国的土地整治将在较长时间内很难达到全面的风景园林配置模式,土地整治仍需立足耕地的提质增量根本需求,在保障耕地资源和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去进行风景园林元素的有限配置,并依此辐射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另一方面,土地整治秉承以人为本,重视所有农民对美好生活的诉求,需做到区域范围内对应配套设施功能的全域全居民的覆盖。因此,实现有限资源在区域范围内的最优配置对最大发挥风景园林元素在土地整治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3.2.2     小集中、大分散”配置原理引入

小集中、大分散”规划模式多应用于异地搬迁、城市保障性住房安置规划,是依托城市规划的 “集中分散”理论[21],在总体量固定情况下进行单个体量控制和各独立体空间上的分散布局,进而达到有限资源对项目区全域的功能辐射最优效果。

土地综合整治“小集中、大分散”配置模式应用重点在于集中、分散的程度控制:分散到,以人为本,重视居民对美好生活的诉求,让区域内人们无差别享受土地综合整治配套风景园林资源红利;聚集程度,下限能创造更多独立的红利获取点,让居民受益更直接、便利,上限避免过度追求规模效应导致单个体量过大,使资源分配过于集中化、形成区域分异,进而产生社会问题。

3.3     风景园林元素实例应用及效果

3.3.1     项目整体定位

在承担《石柱县中益乡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规划设计任务过程中,充分考虑项目区中药材、脆红李、核桃特色产业现状和打造“蜜蜂小镇”乡村旅游发展方向基础上,确定了“土地整治+产业发展+乡村旅游”的土地整治模式。

3.3.2     风景园林元素要素应用

综合考虑产业发展和乡村旅游打造的双重需求,依据“小集中、大分散”配置原理进行项目区内风景园林元素配置应用。

首先秉承自然风光是最优质园林景观思想,重视农田的生态价值和景观价值。根据风景园林中“地形地貌”和“植被(以农业产业为第一参考)”要素,划分“大分散”背景框架下的包括脆红李基地、核桃基地、智慧农场、辣椒基地、中药材基地在内的五大生态景观核心区(图2)。在参考产业发展需求基础上,通过土地平整工程对地形地貌进行设计整形,并结合区域内自然素材景观价值的提升改造,形成生态景观红利点(示例如图3 )并辐射覆盖项目区全域,实现产业、生态和生活质量的全面提升,奠定项目区范围内大景观空间格局。

2_副本.png

图2风景园林规划空间布局

微信截图_20180622215457.png

图3大尺度风景园林景观示例

小集中”风景园林元素配置主要瞄准生态宜居和乡村旅游需求,通过核心区生产要素的乡村景观化改造(道路提质、水体景观改造)、残次林地的林相改造、服务于生活和旅游业的设施配套(观景平台、栈道等)等方式进行单个片区内水体和建筑景观要素的集中配置(图4),使其能够支撑五个片区景观整体性和异质行特征,增强区域核心看点和生态宜居特性,进一步完善乡村旅游业的格局要素同时,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生活意识重塑,巩固乡村阶层的精神文明建设。

微信截图_20180622215520.png

图4 水体和建筑要素配置示例

3.3.3     应用效果

项目采用“小集中、大分散”的模式进行项目区的风景园林元素配置,可通过450万元的资金投入完成五大生态景观红利点布局,直接带动提升项目区1200余居民生活质量和4个行政村整体面貌,并辐射带动周边两乡(镇)八村的产业发展和产业链纵深,助推项目区的脱贫攻坚工作开展和经济增长,体现了乡村振兴背景下土地整治的新时代特色。

3.3.4     项目规划设计突出问题

将风景园林元素以“小集中、大分散”的模式引进土地整治项目的做法得到参建各方的一致认可,同时项目在规划设计阶段也暴露出如下问题:

(1)现行规划设计参考定额体系覆盖范畴有待健全。以重庆为例,现阶段土地综合整治规划设计主要参考定额体系为《重庆市土地开发整理项目预算定额标准》(2015),定额体系共包含土方工程、石方工程、砌体工程等11章139节。定额体系中对园林景观内容覆盖面较小,规划设计及预算阶段不得不借用其他定额规范体系,缺乏统一标准,为后期财政审查增加阻碍。因此完善定额体系中的园林景观内容是顺利将此项工程纳入土地综合整治范畴的前提。

(2)土地整治项目规划设计取费标准与园林景观行业标准存在较大差异。以《石柱县中益乡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为例,项目工程施工费约2000万元,其中应用于园林景观方面配套金额450万元。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取费标准一般参照重庆市城市规划协会发《重庆市景观(规划)设计计费指导意见》(2004)七个分项内容按照各分项工程量和单价进行计费,设计取费金额约15万元;同样设计内容参照《重庆市土地开发整理项目预算定额标准》(2015),设计取费金额约9.45万元,远落后于园林景观行业计费水平。因此建立匹配于实际工作量的取费标准将有助于推动规划设计单位的在风景园林方面的创新工作开展。

4      结论及建议

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引入风景园林元素,并依据“小集中、大分散”进行资源配置,有利于完善土地整治的功能内涵,助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后期可考虑加强以下几方面工作:

(1)健全现行土地整治定额体系覆盖范畴,并依据行业取费标准调整景观设计内容的规划设计取费标准,将有助于推动园林景观元素在土地整治领域的应用,并推动规划设计的创新工作的开展。

(2)淡化土地整治的大、小项目概念区分,打破项目常规投资项目范围限定,通过调整建设规模手段调整项目资金,可为风景园林元素“小集中、大分散”配置留出资金余地,并为风景园林引入项目创造条件。  

(3)做好风景园林元素的“小集中、大分散”配置在土地整治项目应用的示范工作,完善质量评价体系并反馈各阶段工作,实现土地综合整治对乡村振兴战略的规范、有序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