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田:乡村振兴之村庄土地利用过程中的乡土文化价值
浏览数:639 

乡村振兴之村庄土地利用过程中的乡土文化价值

刘浩田

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

刘浩田_副本_副本.jpg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大举措。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着力推进产业振兴、城乡融合和四化同步。当前我国的乡村建设还只是停留在千篇一律的、不注重文化建设的层面。比如只注意村落建设而破坏了生态环境、只注意修建新房而忽略了房屋样式与乡土文化的关联性等。所以这种由国家制定并强力推动的战略如果在认识上不到位、不清晰(尤其对乡土文化价值的认识欠缺)的话,就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乡村振兴。从2005年到2017年,我们一直在搞新农村建设;十九大报告上党和国家针对我国当前发展的矛盾提出了乡村振兴的伟大战略。前者旨在“建设”,故发展的重点可以偏向经济视角;后者旨在“振兴”,就必须要在深刻理解乡土文化的基础上从社会的视角建设乡村,因此从村庄土地利用的角度考虑如何切实激发农村内部动力对于乡村战略的实施有着重要意义。

乡土文化一直根植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土壤里并不断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充实。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说:“从基层上看,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乡下人因为在乡下住于是种地成了他们最普通的谋生方法,因而才明白泥土的可贵。”对于田间管理,农民经过世世代代亲身实践掌握的知识显然是行之有效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使得他们与自然紧紧依赖在一起,那种对于土地和乡土环境的情愫可能是城里人永远无法体会的。

一、村庄土地利用的现状

我国当前农村土地利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青壮劳动力纷纷进城后造成的耕地撂荒和农村空心化现象;二是在村庄随意修建各类附属设施对乡村景观的破坏;三是在农业生产过程以及农村基础设施修建过程中对土壤和植被的破坏。

二、追求乡土文化价值的新时期

   民国时期,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学子以及先进知识分子认识到中国发展的落后根源于乡村的落后后积极投身于乡村建设当中。当时一些知名学者梁漱溟、晏阳初、卢作孚等都做了一定的贡献促进了乡村的发展。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乡村建设并没有从乡村的内部或农民的角度去把握,再加上战乱的干预而不了了之。

建国初期到1980年代,农村的发展主要是解决人们的温饱问题,重在农业经济价值的挖掘。80年代之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改革成果初见,农产品产量稳步增长,以破除二元结构为主要内容、强调城乡统筹发展的农村经济改革,对乡村建设进行了新的定位,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大力实施美丽乡村建设,乡村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互联网等新技术,乡村得以进入全社会的视野,为乡村建设创造了有利条件。十九大报告中又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的战略,要将乡村建设成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时代乡村,因此对于乡村的文化建设、生态建设的诉求尤为突出,其实不难发现,自工业发展到可以反哺农业后,对乡村建设的经济投入就没有松懈过,甚至一些地方企业借此投机不顾乡村生态环境和人文价值的保护而在乡村进行肆意建设,此外,乡村的经济建设除了各有关企业、个人在乡村振兴的浪潮下蜂拥而上以外还有国家层面资金的支持,所以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乡村文化价值的传承和生态价值的保留。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乡村是中国文化发源和传承的重要载体,乡村不仅拥有美丽和谐的宜居环境、众多的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还蕴含着农民世代之间、邻里之间的淳朴乡风以及田间管理的经验等。

三、村庄土地利用过程中的乡土文化价值

我国耕地撂荒、闲置现象严重,过去乡村一片祥和的农耕景象也不复存在,有的只是田野一望无际的荒凉和萧瑟冷清的村庄。确实,在城镇化的大背景下农民为了下一代能接受更好的教育选择背井离乡外出打工也是无可厚非。在我国城镇化快速推进的时期农民进城打工的初衷就是为了子女能有更好的发展,若不是农业生产难以维持生活的开支,他们或许根本就不会离开扎根了几十年的那片土地。大量人口的流失使得原本人气兴旺的乡村呈现衰落的景象。追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数百年乃至千年,农村、农业、农民无不在特定历史时期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中国的发展若是丢了乡村,就相当于丢掉了穿越几千年仍历久弥新的乡土文化,自此,即便城镇化进程不断推进,也像是丢了灵魂的躯壳,毫无生机所在。

在乡村振兴浪潮的推动下,一些社会组织、企业联合村民、村集体等纷纷

搞起了农家乐、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一些村庄热衷于房屋、道路等的建设,不切实际对乡村进行打造包装,忽视乡村整体的风貌风格,破坏了乡村山水林田湖的协调性,淡化了乡村的人文特色和乡土记忆,没有相关部门对村落资源文化价值和生态环境承载力的评估,致使涓涓流水、人杰地灵的美丽村庄被各种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所充斥着,原始的生态景观已不复存在。显然,这种盲目搞乡村建设、只注重经济利益会使乡村振兴的路子走偏。相关部门应做好合理规划,确定哪些企业、产业、资源以及人才适宜留在农村,不同区域其自然地理环境及乡土文化背景等大相径庭,发展何种产业、进行怎样的乡村建设应因地制宜,应以守得住绿水青山为根本,否则将会为生态环境乃至社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农村的生产生活对植被和土壤也造成了破坏,农村最重要的土地利用类型是耕地,耕地最重要的功能是生产功能,土壤的质量下降势必会影响到粮食的产量,植被覆盖度的下降会令乡村环境质量恶化,那么在城镇化的浪潮下还会有人愿意留在乡村么?

我国乡村面积大,振兴乡村任务艰巨,因此乡村振兴并不是要实现所有村的同步振兴,不是要在所有村庄都大力投入资金搞开发建设,要充分认识乡村的乡土文化和自然适宜性。有些居住环境条件差、开发难度大的应该让其自然衰退、凋敝;需要保持原有风光风貌的人类就尽量不要干预;适宜发展旅游业等第三产业的就通过招商引资等方式促进生产要素的流动来实现乡村的繁荣发展。

费孝通先生说过“搞清楚我所谓乡土社会这个概念,就可以帮助我们去理解具体的中国社会”,理解乡土文化的价值对于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可见一斑。故而启发思路:自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各地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乡村建设,历史的经验和村庄土地利用的现状告诉我们,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乡村振兴,不能一味搞开发建设(当然不是否定其重要性,农民要在生活质量提升后才能去关注文化、生态价值的重要性),要在充分挖掘乡村文化价值的基础上,遵循当地的自然规律对乡村进行“振兴”,要稳扎稳打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参考文献:

[1]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05.

[2]索晓霞.乡村振兴战略下的乡土文化价值再认识[J].贵州社会科学,2018(1):4-10.

[3]周立.乡村振兴战略与中国的百年乡村振兴实践[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03):6-13.

[4]李宗如.农村土地利用问题与对策[J].安徽农业科学,2005(05):894.

[5]朱启臻.当前乡村振兴的障碍因素及对策分析[J].政策瞭望,2018(04):48-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