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家恒:共享视角下农地制度改革的思考
浏览数:184 

共享视角下农地制度改革的思考

牛家恒

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

牛家恒_副本_副本.jpg摘要:土地制度改革与农业农村现代化密切相关,与农民收入水平提升速度直接相关。农村土地制度合理与否,既是有效破解“三农”问题的前提,也是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我国现行农地制度与共享具有内生关系,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家庭承包农地制度并不能成为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的最终形式,板块化经营不能从生产力层面满足农业劳动者共享发展的要求。新型合作是我国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未来发展的合理选择,能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个层面保障农业劳动者共享发展的实现。

关键词:乡村振兴;共享;农地制度;改革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并将“乡村振兴战略”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农村土地制度作为农村制度体系的基础与核心,其优化与否,既是有效破解“三农”问题的前提,也是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应该是下一步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重点。

共享经济发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公有制生产关系和共享具有内在联系,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剩余产品只有置于公有制生产关系下才能实现共享。因此,实现共享发展必须具备两个前提:一是较高的生产力水平,二是公有制生产关系作制度保障,并且公有制生产关系是决定因素。我国现行土地制度是农村经济中的公有制生产关系,是实现农业劳动者共享剩余的制度保障,必须坚持完善和发展。但是,随着我国农村生产力发展,家庭承包经营方式的弊端逐渐显露出来,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拉大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因此,需要更先进的模式引导我国农村经济实现社会化和现代化。

1我国现行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的利弊

1.1我国现行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的利

现行农地制度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层面为农业劳动共享社会剩余提供了可能和制度保障。如果土地、农田水利等农业生产要素不和劳动者通过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结合起来就不能形成现实的生产力。社会生产关系反映着人们在物质生产活动中的结合方式,决定着生产的社会形式[1][2][3]。总之,家庭承包责任制极大地释放了我国农业生产发展潜力,保证了共享发展实现的物质基础。

1.2我国现行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的弊

家庭承包责任制逐渐不能满足共享发展的要求。生产力层面,无法解决“板块化”经营和规模经济的矛盾。以农户为生产单位,所容纳的社会生产力规模仍然有限,大型机械和农业技术的改进和应用受到限制,应对自然风险能力较差。生产关系层面,无法解决小生产和大市场的矛盾。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都与市场发生紧密的联系,以家庭为单位参与市场活动,势单力薄,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差。收入持续增长乏力,城乡收入分配差距加大。

因此,随着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现行的农地制度和经营方式的缺陷呼唤新的经营模式出现,为农业劳动者共享发展提供可能和制度保障。为了进一步满足农业劳动者共享发展的需要,提高农业生产的社会化程度,需要进一步探索能够适应市场经济运行的农业生产经营模式,需要有更先进的能容纳更大生产力规模的新型的生产经营模式引导农民真正进入社会主义。这种新的生产经营模式出现之前,我国农户已自发地适应这一变化,突破狭小规模限制。

2新型合作是我国未来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发展趋势

当今中国土地制度的改革不取决于农民,而取决于二三产业的发展和政府的财政能力。在农地制度变革过程中,政府应该重点关注大部分农民的诉求并推进农业生产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将焦点放在农民与土地分离层面[4]。我国现行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又存在种种缺陷和问题,那么,我国未来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农村集体经济是农业劳动共享发展的制度基础,必须坚持。应在克服现行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缺陷的基础上,以家庭经营为基础,以集体经济为支撑,建立新型合作组织,这既不是否定家庭承包责任制,也不是要退回到“人民公社体制”,而是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完善和发展。新型合作一方面进一步释放农业生产发展潜力,为共享提供物质前提,另一方面具有共享经济关系性质,为农业劳动者共享经济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2.1突破以家庭生产为单位的狭小规模,容纳更高的生产力水平

可以说共享发展的水平取决于劳动生产力水平,农业生产力水平越高,农业劳动者共享的水平也就越高。我国农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化程度的提高,客观要求突破现阶段家庭承包责任制狭小规模对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要求更加高级的生产模式出现,以适应农业社会化生产力发展的需要,使我国农业由小生产的经营模式转化为大规模的社会化的经营模式。实践已证明,家庭承包责任制经营方式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农业生产经营模式,现阶段,唯有以家庭承包责任制为基础、以集体经济为后盾的新的合作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化农业生产组织,才是实现我国农业生产社会化的正确的经营模式,也是共享的本质要求。

合作组织下的农业生产能够容纳更大规模的生产力,可以实现“大规模耕种土地,比在小块的和分散的土地上经营农业优越的多”,并且大规模地耕种土地能够使科学知识,进行耕作的科学技术手段,如机器等有效地加以利用[5]。主动引导在家庭承包制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合作制度,以使我国农业生产从分散的小规模的个体生产转变为集中的、由社会化大分工联合起来的大规模的社会化生产。

2.2新型合作具有共享经济关系性质,能够使农户适应市场经济运行,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共享发展具有公平性,收入分配差距的存在,会削弱共享的本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农户也要遵循市场原则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进入市场。我国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经济改造的结果,力求用市场经济形式来实现社会主义生产的要求,以此达到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增强了经济发展活力,开拓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时空。

我国是典型二元经济结构,农业人口占 70%,因此,可以说只有农民实现了共享经济,才算真正实现了共享经济。以家庭承包制为基础建立的新型合作组织,在生产领域,通过农户之间生产上的合作,实现专业化分工,使农业生产往社会化、规模化、专业化、机械化方向发展,能够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使农户收入增加。农业在市场经济中天然处于弱势地位,以农户为主体的生产经营单位在参与市场经济活动时势单力薄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这就需要构建新的经济组织以维护农民利益。可在流通领域组建合作组织,以大流通的形式通过农户之间的合作,抑制市场机制的自发作用,稳定经营环境,弥补农户在市场经济中的弱势地位,增加农户在市场经济中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增强农户在市场交换中对农产品价格的主导能力,同时依靠政府支持,形成合理的农产品价格体系,使农产品的价值与市场机制所形成的价格机制相符合,缩小剪刀差,增加农业在市场中的地位,进而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共享经济发展。

2.3实现教育与物质生产相结合和农业劳动者共享教育文化成果

从劳动者自我发展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生产领域的共享,只有分配领域的共享,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6]。生产领域的共享包括劳动时间的缩短、参与生产管理、接受教育等等。新的合作一方面能够增加非劳动时间。合作经营能够适应生产社会化要求,扩大协作范围,应用发达机器体系,缩短劳动时间,降低农业劳动者的劳动强度,进一步把农业劳动者从生产过程中解放出来,这本身就是共享发展的本质要求[7]

3总结

以上所述可见,在家庭承包制的基础上建立新型合作组织是我国农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必然产物,是农业劳动者全面参与共享的必然要求。诚然,要促进生产关系的变革固然离不开顶层制度设计。以家庭经营为基础,以集体经济为支撑,建立的合作组织是我国未来农地制度和经营模式的发展趋势,是社会主义共享经济的本质要求。结合我国农业发展现状,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的更加先进的农业生产经营模式,夯实农村共享发展基础。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

[2]田卫民.中国基尼系数计算及其变动趋势分析[J].人文杂志,2012(2):56-61.

[3]列宁选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 2 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452.

[5]蒋省三,刘守英,李青.中国土地政策改革:政策演讲与地方实施[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6.

[6]刘凤义,李臻.共享发展的政治经济学解读[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6(2):27-32.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4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