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冰: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土地利用与美丽乡村建设
浏览数:192 

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土地利用与美丽乡村建设

张寒冰

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

张寒冰_副本.jpg从2013年起,泉州计划花5年时间把农村建设成为“村庄秀美、环境优美、生活甜美、社会和美”的宜居、宜业、宜游“美丽乡村”。“美丽乡村”建设作为“升级版”的新农村建设,不仅遵循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目标要求,而且在新形势下丰富和发展了其内涵实质[1][2]

国外历来非常重视乡村建设问题,所采取的措施和方法各具特色,且成效显著。20世纪50年代德国的“村庄更新”(Integrated Rural Development)在农地整理的基础上从保护乡村特征出发,更新传统建筑,把村庄与自然环境协调起来发展经济。20世纪60年代荷兰的“农地整理”(Land Consolidation)将土地进行统一规划整治,推进乡村经济多样化从而改善乡村生活质量。20世纪70年代日本推行“造村运动”(Rural Building Movement)着力培植乡村特色产业和人文魅力,以创造乡村的独特魅力和地方经济优势。与此同时,韩国的“新村运动”(Saemaulundong)主要以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增加农民收入来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各国在20世纪推行的乡村建设运动都旨缩小城乡差距,以保持地方经济活力,促进农村经济发展[3]。进入21世纪以后,国外学者对有关乡村社会空间问题的研究尤为引人注目。Woods认为,由于农业经济地位的下降和农村经济的调整、农村服务部门的兴起和地方服务的合理化、城乡人口流动和社会发展要素重组等不同因素的交互影响下,农村地区社会经济结构逐渐重新塑造[4]。Lobley则进一步指出农村地区的这一社会经济结构重塑,必然通过改变其空间载体——土地的利用方式和配置格局,进而导致乡村空间的重构[5]

近年来,在快速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的推动下,中国乡村社会空间正经历着激烈的重构[6]。龙花楼等认为乡村空间重构是指伴随乡村内生发展需求和外源驱动力综合作用下导致的农村地区社会经济结构的重新塑造和用地空间的优化调整[7]。乡村社会空间重构已经成为中国乡村转型发展的典型特征,并集中表现在经济形态、空间格局与社会形态等方面的转变,以及在此基础上实现的乡村空间重构[8]。具体而言,国内对乡村社会空间重构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乡村空间转型的表现形式、乡村空间的类型、乡村空间演变的驱动机制、乡村社会空间的塑造等方面。目前,国内外关于乡村建设的研究存在如下特点:一是研究尺度上,已有研究将乡村作为一个“点”,侧重研究乡村空间乃至城乡空间的组合模式,而较少研究将乡村空间作为一个“面”,关注乡村多元空间组分的有机布局;二是研究视角上,对乡村空间的探索主要以乡村社会的精神空间为对象,并且一般从政府工作人员和学者两个视角展开,而对乡村社会物质空间的研究较少且缺少从行为主体的视角来展开。

城中村是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所形成的一种特殊的空间场所,其经济、社会、空间的发展与城市之间及其的不协调,存在着大量的违法建筑,会为城市带来很多的负面影响,提出城中村是社会结构变革的成果[11]。城中村定义为:我国城乡土地二元制下的实质仍然是农村,实行农村典型集体管理,存在大量的外来人口物质形态和生活结构非农化状况明显,社会结构非常复杂的一种空间存在形式[12]。中国正步入美丽乡村建设的关键时期,农村社会经济活动呈现多元化发展态势,农村土地利用面临着不同用地需求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和挑战,各类用地空间矛盾日趋激烈。这些矛盾的背后,一个很重要的“社会事实”就是村民的日常生活与交往发生着明显的变化,而村民的日常生活与交往自然发生于村落社会中的特定空间场域,通过对村民日常生活交往空间变化的考察可以透视乡村社会发生着的整体变迁[9][10]

福建省石狮市以纺织服装业立市,自改革开放以来,纺织服装产业高速发展,逐渐成为亚洲最大服装城。截至2016年,石狮市纺织服装产业集群有企业4500余家,产业总产值达641亿元,占全市工业产值比重61.2%。彭田村是位于石狮市郊区的典型城中村,全村人口接近5000,企业300多家,外来人口五万多人,工农业生产总值超十亿,村东有全国著名的石狮服装城,纺织机械城,国际轻纺织城。但村内建筑仍以土石房为主,道路狭窄,环境脏乱,几乎没有农田,外来流动人口数量巨大。

自1988年建市以来,石狮市的经济发展迅速,GDP从4.07亿元迅猛的增加到2016年的703.67亿元,年均增长速度为14.57%。其中,石狮市纺织服装业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一方面,自建市之后,纺织服装产业开始进入以综合改革试验为动力的高速发展时期,服装产业规模开始逐年递增,在2010年共有6179家纺织服装企业,随后虽然工厂数量出现下滑,但是行业产值仍保持较好的增长趋势(图1)。其主要原因是由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对当地小型服装企业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且在1988年至1991年最初的四年里,纺织服装业产值占中的工业产值比例从23.99%上升至67.67%,年平均上涨14.56%,在随后的30多年里保值稳定(图2)。当地发展的目标与方向明确,纺织服装业一直都是当地的支柱性产业。

另一方面,石狮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发展不仅推动了第二产业发展,也拉动了第三产业不断壮大,以纺织服装为主的批发零售业、产业集群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业以及各类专业市场都在不断发展中,不仅满足了经济增长需求,也使经济结构更趋合理。石狮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促进了人力、人才、技术、资金等要素资源的集聚,产业集群不仅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吸引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提高了城镇人口比重,而且也带动了道路、学校、医院等公共基础设施的完善,促使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

微信截图_20180623210446.png

图1 1988-2016年石狮市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状况

Fig1 The textile and garment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Shishi from 1988 to 2016



微信截图_20180623210514.png图2 1988-2016年石狮市纺织服装业占工业总产值比例

Figure2 The textile and clothing industry in the total industrial output value ratio inShishi from 1988 to 2016

同时轻工业的快速发展也对当地农业生产带来巨大的影响和冲击,自1988年以来,石狮市的耕地面积逐年缩减,由开始的8.39万亩缩减至3.66万亩,平均每年减少1200多亩的耕地。与此同时,随着纺织服装业的快速发展,农业种植业产值占总产值的比例也不断降低,由6.04%降至0.12%,产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图3)。



微信截图_20180623210537.png图3 1988-2016年石狮市农业种植情况

Figure3 The agricultural planting situation in Shishi from 1988 to 2016

在石狮市高速发展的带动下,彭田村是一个特点非常鲜明的村庄,具有产业带动型村庄的明显特征,且其农业活动消失的情况非常明显,工业发展对于农村的影响显而易见,快速增长的经济和服装制造业为当地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外来人口数量大幅上涨。

通过实地的调研发现,彭田村的房屋大多很破旧,且存在大量的房屋用途混乱的现象(主要是住房用于工业以及商业),村内存在大量的小作坊。所有的当地人都拥有自建房,外来人口都是靠租房生存。但是存在一部分的本地人并不在村内居住,虽然在村内从事着一些商业或工作,但是却在周边购买商品房或租房,部分外来人口也存在这样的现象。本地人更愿意在村内居住,因为工作与生活圈都在村内,但是由于村内并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新建与扩建房屋,导致很多村民无房可住或只有危房可以居住;而外来人员选择村外租房的原因大部分是村外的居住条件较为优良,而在村内也存在许多闲置的房屋可以出租。

彭田村已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耕地和农业活动,这与石狮市的耕地变化的大背景一致。农业收入已经不是当地村民的收入来源,几乎没有人从事农业活动,仅有个别老人还在小面积的种植蔬菜供自家食用,大部分村民都表示由于没有农地而被迫放弃农业活动。但是仍有少部分村民有意愿继续从事农业活动,这一群体主要是年长者。彭田村的农业政策与其他周围农村相比也无特别之处,政策不是当地农业活动消失的主要原因。

工业空间的改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村的用地空间的变化且在实地调查过程中发现村庄四面都是工业区。该村的土地早在1993年都已经被征收了,周围的服装城等用地原属于该村集体土地。工厂的发展和服装城的建立的确为村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是彭田村的工业发展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大部分村民代表都有反应村中的工厂越来越少,近几年村民的收益也越来越少,大量的工厂都迁往旁边的村子。彭田村自20世纪90年代初就从仿冒做起开始发展纺织业,由于经济利益的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开办工厂。而石狮服装城的建立仅仅是因为当时彭田村恰巧有未利用的土地,从而进一步促进了彭田村服装业的发展。

在与村干部的访谈中了解到,给彭田村带来巨大影响的政策主要有:三合一”政策,所谓的三合一是指工业、居住、商业空间必须分离,主要目的是为了安全生产,减少意外事故的风险。但在低着的实地调查中发现,是工业空间与居住空间的分离并不明显,用于居住的房屋和用于生产的房屋相互错落,位置也比较紧密。政策没有起到原有的作用。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新建房,政府对于农民的解释仅仅是出于统一规划需求,这一政策从2003年开始就已实施,但无疑是影响农民的正常生活,不仅自身居住的空间得不到保障,也降低了村民的租房收入,导致大量的本地和外来人口的流失。政府近几年加强了对于仿冒产品的打击,但这一打击政策仅针对于彭田村,而彭田村周围的其他村庄并没有受到影响,这就导致了大量企业外迁,使得彭田村这几年来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差。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彭田村的纺织业开始逐步发展,2000年的前十年是发展的黄金时期。当地居民由于高额利益的吸引不断的开设工厂并逐步发展成一个产业,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当地纺织业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外来务工人员因为来工厂工作不得不在村内租房,增加了当地的住房需求,村民开始不断新建扩建住房。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正处于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且彭田村距离市区较近成了主要的征地对象之一,村中大量农地被征收,这也迫使村民开始从事非农业活动。2003年石狮服装城建立,同时政府出台政策不允许新建房屋,彭田村的土地空间变化进入缓冲期。随着时间的推移彭田村的房屋越来越破旧,当地居民的用地需求得不到满足,人口不断流失,2010年后又开始严厉打击仿冒制品,彭田村对于工厂来说区位优势已经消失。一系列原因逐步造成了彭田村现在村内房屋破旧,没有农地可以耕种,经济逐渐衰败,农民收入给不到保障等一系列问题。综上所述,地方政府的政策实施落后于时代变化,无法与时俱进的解决新出现的矛盾,满足不了人民需求是彭田村等类似城中村衰败的主要原因。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蔡雪雄. 福建省美丽乡村建设态势与思考[J].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4(12): 161-166.[CAI X X. The situation and thinking of the beautiful country construction infujian province[J]. Fujian Tribune(The Humanities & Social SciencesMonthly). 2014(12): 161-166.]

[2]   陈秋红,于法稳. 美丽乡村建设研究与实践进展综述[J]. 学习与实践. 2014(6): 107-116.[CHEN Q H, YU F W. Review of the 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beautiful countryconstruction[J]. Learning and Practice. 2014(6): 107-116.]

[3]   CLOKEP., GOODWIN M., MILBOURNE P. Rural Wales: Community and Marginalization[M].Cardiff: University of Wales Press, 1997.

[4]   WOODSM. RURAL[M].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11.

[5]   LOBLEYMATT, POTTER CLIVE. Agricultural change and restructuring: recent evidence froma survey of agricultural households in England[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2014, 20(4): 499-510.

[6]   乔家君,周洋. 基于空间界面理论乡村社区选址研究——以河南省晴岚社区为例[J]. 人文地理. 2014(4): 72-77.[QIAO J J, ZHOU Y. Geographic Location of Rural community based on spatialinterface theory: a case of Qinglan community, Henan province, China[J]. HumanGeography. 2014(4): 72-77.]

[7]   龙花楼. 论土地整治与乡村空间重构[J]. 地理学报. 2013, 68(8): 1019-1028. [LONGH L. Land consolidation and rural spatial restructuring[J]. Acta GeographicaSinica. 2013, 68(8): 1019-1028.]

[8]   张荣天,焦华富,张小林. 长三角地区县域乡村类型划分与乡村性评价[J]. 南京师大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4, 37(3): 132-136.[ZHANG R T, JIAO H F, ZHANG X L. Rural development types and rurality in theyangtze river delta[J]. Journal Of Nanjing Normal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 Edition) . 2014, 37(3): 132-136.]

[9]   LIUY S, CHEN Y F, LONG H L. Regional diversity of peasant household response tonew countryside construction based on field survey in eastern coastal China[J].Journal of Geographical Sciences, 2011, 21(5):869.

[10]       DOUGLAS DAVID J. A. Therestructuring of local government in rural regions: A rural developmentperspective[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13, 21(2): 231-246.

[11]       张京祥,胡毅,孙东琪.空间生产视角下的城中村物质空间与社会变迁_南京市江东村的实证研究.人文地理. 2014.2.1-6.[ZHANG J X, HU Y, SUN D Q. The physical space change and social variation inurban villag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pace production: a case study ofJiangdong village in Nanjing[J]. Human Geography. 2014.2.1-6.]

[12]       仝德,冯长春.国内外城中村研究进展及展望[J].人文地理.2009.6.29-35.[TONG D, FENG C C. Review and progress of the research on urban villages[J]. HumanGeography. 2009.6.29-35.]

[13]       许家伟,何长涛,乔家军.村落公共空间的农户认知与支付意愿——以河南省双沟村为例的经验研究[J].经济地理.2012.3.120-125. [XU J W, HE C T,QIAO J J. Households' Cognition and Willingness to Pay for Village PublicSpaces——A Case Study of Shuanggou Village, Henan Province[J]. EconomicGeography.2012.3.120-125.]